别墅木饰面
主页 > 别墅木饰面 >

合肥烂尾楼调查:有的麻烦缠身 有的已经看到希望
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05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吴阶平院士 - 医学发展 - 百科全【编者按】在这样的寒冬,矗立在繁华的街口,早已停止生长的烂尾楼一片寂静。合肥的烂尾楼有几座?新安晚报、安徽网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新鸿安大厦、东七棉纺大楼等老名字犹在耳边回响,恒馨国储大厦、澳中财富中心、锐鑫园等“新伙伴”已经出现。

  烂尾楼浪费的不仅是公共资源,更关乎普通业主的切身利益。有关专家呼吁政府部门尽快出手,既要预防,也要整治。

  坐拥黄金地段,人流量密集,市场前景广阔,这都是商业楼盘的先天优势。然而,位于合肥金寨路与庐江路交口的恒馨国储大厦却已停工三年。

  昨日下午,新安晚报记者看到了这栋27层高的大楼,外墙干净整齐,很难让人联想到这是烂尾楼。位于金寨路的工地大门紧锁,工地名称等标牌早就不见了,保安室空无一人,门锁也是坏的。透过门缝,记者看见工地上仍堆积着不少被丢弃的建筑材料和建筑垃圾,整个工地不见一个人影。

  在庐江路上,工地东北角开了一扇铁门,门头上依稀可见“恒馨国储大厦项目生活区”的字样。透过门缝,记者喊了几声,一位老师傅才走了出来。“工地停了好几年,就剩下我一个人看守。”面对记者,老师傅显得很犹豫,不管记者如何劝说,都不愿开门让记者进入。

  “具体为何停工确实不知道,但居民对工程印象一直不好。”在工地南侧居民楼内,居民们对工地建设的意见颇多。

  记者在网上搜索了国储大厦相关信息,得知该工程地下三层,有15米;地上27层,总建筑高度100米,占地面积3504平米,房屋产权为70年。该工程承建单位是安徽地矿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。

  记者从庐阳区三孝口街道相关人士处了解到,这个项目启动至今确实经历了一番波折,到目前已停工3年多。由于项目处在黄金地段,多年耽搁下来,影响不好,周边居民意见也较大,他们每年都要与产权单位进行沟通,但至今尚未解决问题。这位人士透露说,之所以这个项目停滞不前,是因为土地等程序方面出了点问题,较为复杂,协调起来也较难。

  位于合肥市繁华大道与金寨南路交口附近,矗立着一栋48层高楼。细心的市民会发现,这栋大楼自主体框架完工后,一直没有动静。据了解,该大楼属于澳中财富中心项目楼盘。

  这个项目自称由澳大利亚玫瑰集团与方圆控股联合开发。项目由澳中财富(合肥)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投资兴建,是以写字楼为主要产品的城市综合体。总建筑面积约20余万平方米,集5A级超高写字楼,五星级豪华酒店,酒店式服务公寓以及2万平方米城市绿地于一体,建筑高度193米。其中,承建单位是中建三局一公司。

  “工人们都走了,只剩下一些留守人员。”昨日下午,在工地大门口,一位保安告诉新安晚报记者,工地早已停工,具体是何原因,他也不清楚。“这个楼盘位置不错,要是成了烂尾楼,太可惜了。”保安说,经常会有市民看到大楼,前来询问楼盘开盘情况,并询问售楼部位置。

  记者走进工地内,只见白色铁皮护栏将工地分为南北两个区域,工地南侧是彩钢板房,目前仍有人居住,收拾得干净整洁。工地北侧却已杂草丛生。靠近大门内侧,两尊白色石像与各种垃圾紧挨在一起。

  在工地门口,各种告示牌依旧悬挂着,有关农民工维权的公告信息牌显得异常显眼。

  “主体工程基本完成,就差最后内外装饰。”昨日下午,中建三局一公司澳中财富中心一期项目部负责人刘先生向记者证实,该项目停工已有一年时间。目前,工地上除少部分留守人员外,其他施工人员均已撤离。“前期建设已经投资一个多亿,但还欠不少工程款。”刘先生说,他们于2010年5月进场施工,由于后期工程款迟迟不到位,他们被迫停工。

  为尽快完工交付,承建单位曾多次联系开发商,但每次都被告知,开发商内部股东出现变化,造成投资意见出现不一致。“现在只建了一栋楼,其他楼只能再等等。”刘先生说,根据目前情况,楼盘预计在明年可能会有新动作。

  楼栋破旧,杂草丛生,整个工地显得很荒凉。昨日下午,新安晚报记者敲开工地大门,看门人王师傅和妻子正在彩钢板房中收拾家务。院内不时传来狗叫声。在大门两侧,是一排蓝色项目部彩钢板房,里面积满了灰尘。五栋框架楼梯呈对称结构,坐落在一片荒草中。

  “到目前为止还是老样子,一直没什么动静。”王师傅说,锐鑫园作为烂尾楼,已多次被报道过。如今,只有他和妻子在此看守。为防止外人随意进入,王师傅特地养了两条大狗。守着偌大的空地,王师傅和妻子开垦出一小块地,种些蔬菜。

  在王师傅带领下,记者走进工地,感受着一片荒芜。记者看见,工地内不少工棚已经倒塌。工棚内影约可见一些胶鞋、破旧衣服。碗口粗的柳树在寒风中摇曳,疯长的荒草早已没过人头。记者注意到,当初建设时留下的水泥路有的已经粉碎。“禁止烟火”、“争创黄山杯”等标语仍清晰可见。

  据了解,锐鑫园建设时,被定为是嵌入式数字产品产业化基地,建筑面积近7万平米。“说是有八栋楼,但只建了五栋。”王师傅告诉记者,建好的五栋楼如今除了框架,再无其他。“有新公司要入住进来,估计要有一些变化。”

  通过王师傅,记者联系上这家名为“明珠集团”的公司办公室负责人苗先生。电话中,对于是否已收购了锐鑫园,苗主任并未否认。“目前正在运作中,不方便透露细节。”苗先生告诉记者,预计最快在明年,锐鑫园可能会有新的动作。

  专家建议,政府相关部门应出面协调,对症下药;市民置业需查看开发商证件是否齐全

  目前,合肥烂尾楼中,部分已成功转型,但还有不少仍难“咸鱼翻身”。业内人士建议,在解决烂尾楼问题方面,除了市场化手段外,政府相关部门也需要站出来,对一些涉及面广、影响面大的项目,积极出面协调处理。

  “烂尾楼并不是合肥特产。”省社科院房地产研究所孔令刚表示,北、上、广等土地金贵的一线城市,也存在不少烂尾楼。而烂尾楼之所以“烂掉”,除了部分是因为历史遗留问题外,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资金问题。

  “烂尾楼各有各的卡点,盘活难度普遍较大。”孔令刚说,烂尾楼有一定优点,比如地段,在多年的烂尾过程中,昔日配套不成熟的区域如今也成了闹市中心地段,目前偏紧的土地供应政策让很多开发商会考虑二次开发烂尾楼。

  但孔令刚同时称,除了因为资金链断裂而烂尾的项目外,很多烂尾楼都深陷连环债务和多向债务,且权属不清,这也使得企业主动“接盘”的积极性非常低。

  “我们这个星期已经在拟函,希望产权单位尽快解决。”在谈到辖区所属的一个烂尾楼项目时,合肥某街道的工作人员有点无奈他们非常期望烂尾楼顺利“收尾”,但协调起来他们能量有限。

  安徽省清源房地产研究院执行院长郭红兵说,烂尾楼之所以能拖延多年甚至十多年,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“无力”是重要原因之一,“整治烂尾楼,政府的角色不可或缺。”郭红兵表示,从目前合肥已经成功转型的几个烂尾楼项目来看,都是在政府的有效介入下完成的。他建议,政府可以考虑指定一个牵头单位,或是形成联席制度,有效协调解决烂尾楼问题。

  就烂尾楼整治问题,孔令刚也有自己的建议。他表示,根据每个烂尾楼的具体情况,政府可遵循市场规律进行不同的引导。比如,对于私企所有的烂尾楼,政府可采取优惠政策,鼓励房产商在限定时间内作出处理;对于国有资产的烂尾楼,政府可帮助有关投资公司率先行动,争取在短期内完善工程;对于不符合规划的烂尾楼,该补偿的补偿,该拆迁的拆迁。

  在采访中,多位业内人士都表示,根治烂尾楼的根本,还在预防。而记者了解到,相关部门已采取了多项措施,在预防“楼跑跑”、烂尾楼中起到一定作用。

  “想要杜绝烂尾楼,相关制度、措施还亟待完善。”业内人士建议,比如开发商资金风险警示方面,金融机构和相关职能部门协作的空间就还很大。

  而对于老百姓该如何预防卷入烂尾楼?业内专家建议,在置业时,市民一定要留意开发商的证件是否齐全,程序是否合法。从已发生的烂尾楼项目来看,多多少少都在程序上存在一定问题。